重生。


我的运气向来不好。就好像打快车等待44人,打出租车排队大长队,拐去坐公交车差点就赶上了,被司机甩的远远的。

回郑州,又冷,又饿,又窘迫。

那时候,眼里有光。

而现在,只有空落落。

原来无牵无挂的,也会痛苦。

虽然有过无数次想扔猫的瞬间,但是看到这一幕还是感动了。
白天睡了一天,从七点多开始就保持站立的姿势一直看着门口。可是煤球,我今晚不回去呀,你乖乖睡觉好嘛……

刚刚在高速路口目睹了120医护人员在抢救人,是一场追尾事故,小车追尾了货车,车前面撞的惨不忍睹。感觉最近是多事之秋,生命真的好脆弱。每个人都不是独立的个体,成长几十年,背后都承载着多少人际人情,若有个意外,多少人悲痛。希望大家在路上都能慢一点,稳一点。

总是想你。

都在什么时候呢?

大概是在每次逛完超市要靠自己掂一大袋东西回家的时候,

是在想吃美食想看电影却无人陪伴的时候,

是在生病了再难受也要自己去看医生的时候,

休息了躺床上一天情绪越来越低沉的时候……


这样想来,我好像是一个挺自私的人吧,可能是因为这样才有了几段无疾而终的感情。


一边脆弱着,一边依靠着自己,强撑着。

如果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,那么你现在不出现,也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 只是出来放了放风,爸妈的收获就是一杯小海螺,说是回去喂小乌龟,虽然乌龟已经不知道钻去了哪里,三个人顶着太阳在河边蹲蹲站站,快把我累坏了。对了,还有路边讨价还价后买的小袋红薯。
        转的时候爸爸突然扭头轻声问我吃不吃爆米花,我看看路边小摊摆的爆米花,笑着摇了摇头,我妈问我我爸说的什么,我说他问我吃爆米花不吃,我妈甚是无语,这还要偷偷摸摸地问吗。没几步,我妈问我玩不玩碰碰车,我说不玩。瞬间感觉,爸妈还是把我当作小孩子。虽然...

我就选了两个肉丸子,他把丸子都夹走了。

委屈地想分手。

还以为麻木了。
结果,
每一次的失去,
都能让我内伤更严重一些。

不说不代表不在意,
不哭不代表不难过。

我两天没见我的喵了。

不知道她自己在屋里会不会感到孤单。

不知道她会不会害怕?

有没有抓我窗帘,抓我床单?

应该拉了很多粑粑吧?

回去又要铲屎了,

唉。

我像是被人下了药。从五点半昏昏沉沉睡到七点半,还做了好多梦。

© 夜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