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漠且能量有限。


我就选了两个肉丸子,他把丸子都夹走了。

委屈地想分手。

还以为麻木了。
结果,
每一次的失去,
都能让我内伤更严重一些。

不说不代表不在意,
不哭不代表不难过。

我两天没见我的喵了。

不知道她自己在屋里会不会感到孤单。

不知道她会不会害怕?

有没有抓我窗帘,抓我床单?

应该拉了很多粑粑吧?

回去又要铲屎了,

唉。

我像是被人下了药。从五点半昏昏沉沉睡到七点半,还做了好多梦。

睡着了。

今天就这样过了。

一个应聘财务内勤实习生的人,感觉用不起啊。

人总是能在爱自己的人身上,看到自己爱别人的时候的影子。
都应该放自己一条生路的,不是吗。

讨人嫌的领导的特质之一就是永远看不到员工的付出,索取无度并且没有丝毫奖励。

半夜醒来,发现咽喉肿痛,吞咽困难,瞬间囧了。

想想日常用嗓子虽然多,但昨天也没有用特别多。

回忆了一下昨晚吃过的东西,不过是餐厅的炒米和蛋花汤,炒土豆丝和香菇片,然后回家嚼了一根面包,去洗澡的时候吃了一个苹果和一片西瓜(怎么吃得很多的样子),这些也没有什么刺激性啊。

又一想嗓子毁了工作就耽误了,尤其最近任务重,赶紧开了床头灯,起床烧水,冲了蜂蜜水,翻箱倒柜找到一盒去年10月就过期的黄连上清片和还可以幸存两个月的清凉含片。嗯,我都吃了,按照单次最大用量。

希望明天会好些。
晚安。

故意跑得远远的去买一袋吐司。
好吃又便宜是一个小因素,
最重要的是下班了并不想回家。

© 夜麓 | Powered by LOFTER